主页 > 地方会计 > 贵州 > 正文
165

贵州侦破全国单笔最大电信诈骗案 主管被骗1.17亿

专案组成员收集取证

专案组成员收集取证

专案组民警对嫌疑人进行突审

专案组民警对嫌疑人进行突审

专案组民警在湖南抓获犯罪嫌疑人

专案组民警在湖南抓获犯罪嫌疑人

  “这个犯罪集团有非常成熟的‘产业链’,有提供技术支撑的技术人员,提供银行卡的卡商......就连诈骗的剧本都是请博士生写的。”

  昨日,贵州省“12.29”特大电信诈骗案新闻发布会在省公安厅举行。会上通报,贵州公安机关成功侦破“12.29”特大电信诈骗案,截止目前,共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62名(其中台湾犯罪嫌疑人10名),冻结涉案资金上亿元,挽回了经济损失,并通过深挖扩线工作成功打掉其它诈骗团伙1个,破获涉及全国26个省份的诈骗案件184起。

  建设局财务主管与1.17亿元资金一并失踪

  2015年12月29日上午10时许,黔南州都匀市公安局接到报警称,都匀市经济开发区建设局账户上的1.17亿元资金被转走,与之一起消失的,还有该局财务主管杨某。

  省公安厅迅速成立专案指挥部,在公安部的指导和兄弟省市公安机关的支持配合下,快速开展案件侦破工作。

  很快,公安机关在上海找到了财务主管杨某。杨某一头雾水,她还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失职,单位账户上的1.17亿元已经被转走。

  公安机关经过初步调查查明,2015年12月20日,都匀市经济开发区建设局财务主管兼出纳杨某接到自称“农业银行总行法务部人员唐勇”的电话,称杨某在上海办理的信用卡存在问题,需要对杨某掌握的账号进行清查,杨某当即表示,自己没有在上海办过银行卡。这时对方称,如果确实没有办,那需要立即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说明,因为公安机关已经展开侦查。

  通过转机,一位自称“上海松江公安分局何群警官”的人联系了杨某,并向其发送了一份电子传真《协查通报》。这份协查通报,让杨某吓了一跳。

  紧接着,一位姓孙的“检察官”,姓杨的“检察长”频繁联系杨某。让她找一家酒店,入住带电脑的房间,首先卸载电脑上的所有杀毒软件,随后登录“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经过一系列操作,电脑上竟弹出了一张杨某的“电子通缉令”。杨某吓得胆战心惊。

  对方称,为了表明杨某的清白,必须按照对方的指令点击下载相关软件,插入杨某持有的单位资金U盾,配合对方执行所谓的“清查”程序。

  最后,还告诫杨某不能告诉任何人,让她立即换掉手机号,到上海配合调查。

  杨某说,这一系列事情发生的过程中,她没有任何思考的机会,对方也不准她告诉任何人。她并不知道,就是这一系列的配合操作,让单位账户上的1.17亿元资金被全部转走。

  专案组冻结涉案银行卡9942张,资金余额上亿元

  省公安厅当即成立“12.29”专案指挥部,该案列为公安部2016年第3起部督案件。专案指挥部先后派出27个工作组,分赴北京、上海、吉林、湖南、山东、广东等省(市、自治区)开展调查取证和抓捕等工作。

  专案组通过犯罪嫌疑人向杨某发送“通缉令”的传真电话入手,查实了租用该传真电话的公司,并调取相关数据进行侦查,发现了11名国内人员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并确定该诈骗团伙话务窝点位于乌干达境内。

  专案组通过侦查,快速抓获租用管理该服务器的犯罪嫌疑人刘某,并查明:2015年9月,刘某通过互联网从河南某公司租用了一批服务器,再转租给台湾人陈某提供给台湾诈骗集团,在乌干达设置的话务窝点内架设具有透传功能的网络语音呼叫平台,通过层层关口转接打进受害人电话实施诈骗。

  经侦查,专案组确定了拨打本案受害人电话的话务人员,查明了为诈骗分子修改远程控制软件、制作钓鱼网站并修改网络链接地址的3名犯罪嫌疑人,在四川、安徽、天津等地分别将嫌疑人抓获归案,从而锁定了购买诈骗所用软件的台湾犯罪嫌疑人。

  1月13日,专案组决定分阶段在全国实施集中收网行动,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62名(其中10名台湾嫌疑人)。经审讯,犯罪嫌疑人均交待受雇于台湾嫌疑人,在乌干达、印尼等国外窝点从事电信诈骗,案发后分赃回国。

  经调查,2015年12月22日至26日期间,受害单位2个对公账户资金共被转出至涉案一级账户67个,二级账户204个,三级账户6573个,四级账户2163个,五级账户127个,并迅速拆分至若干银行卡,在台湾地区取现。专案组在公安部协调和北京市公安局的大力支持下,迅速开展紧急止付和快速冻结工作。

  截至目前,专案组共冻结涉案银行卡9942张,资金余额上亿元。此外,专案组还通过追查涉案银行卡工作,及时发现涉嫌非法出售或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中间商”,收缴居民身份证189张、银行卡43张;发现了包括涉及全国金融机构负责人、公务员信息和交管数据等公民个人信息15.5万条的U盘。

  招工为由把人骗到非洲,专业化培训,高薪请博士生撰写诈骗剧本

  黔西南自治州都匀市公安局刑侦队长周海泓介绍:“这个犯罪集团有非常成熟的‘产业链’,有提供技术支撑的技术员,提供银行卡的卡商,有话务员专责拨打电话,分工明确,相互之间不允许有来往。”

  “最初,犯罪集团是以招工为由,将人骗到非洲,到了之后对其进行专业化的培训,让他们熟悉流程、背剧本,话务员的工资是以底薪加提成发放,底薪通常在5000至8000元,提成是诈骗金额的5%至8%。”周海泓说,整个诈骗过程的剧本,都是高薪请博士生,通过对公安、检察院等机构工作程序的熟悉,还有对受害人心理的研究编写的。而最核心烧脑的工作,就是“检察官”的工作。因为检察官要掌握受害人心理,一边和受害人打电话套住对方,另一边让技术人员在旁边支撑,一步步指使受害人按照自己的指使进行操作,也就是在这个操作过程中,木马进入,顺利将账户上的钱转移走。

  “这起案子的账户上还余有几千万,根据我们推理,应该是作案人员也没有预测到那么大的金额,银行卡不够分流,来不及及时转走。”周海泓说,该犯罪团伙每天会打20多个电话进行诈骗,四处撒网,听过他们打电话的语音,一环扣一环,受害人根本没有任何思考的机会,只要稍微迷糊一些,就会被骗。

  涉案单位4人涉嫌职务犯罪已被逮捕

责任编辑:财会网小编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中国财会网系信息发布平台,原文系转载于互联网。
阅读 (165)
本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