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它 > 会计资讯 > 正文
74

逾300家上市公司涉案遭罚 投资者保护在行动

  内幕交易、虚假披露、欺诈信息与股市相伴而生,投资者被忽悠的事件时有发生。2017年以来,证监会、深沪交易所等各类监管部门做出的处罚决定达到1856起,涉及上市公司339家。2018年“3·15”来临之际,证券时报记者梳理了A股市场典型内幕交易案例,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

  一年一度的“3·15消费者权益日”来临,与投资者权益相关的话题也日渐升温。自从有股市那天起,内幕交易、操纵市场、虚假披露等也与生俱来,股民权益被侵害的现象在资本市场时有发生。

  内幕交易严重破坏了证券市场的投资秩序,损害了广大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据证监会官网数据显示,2017年内幕交易平均案值超过3000万元,7%的案件涉案金额突破亿元,超过70%的内幕交易获利,最高收益4000余万元。

  内幕交易类案件时有发生,证监会对此类行为的查处无死角,全覆盖,零容忍,对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内幕交易行为更是从重处罚。

  据统计,2017年中国证监会实施处罚的内幕交易类案件就有60起。如徐玉锁(远望谷实际控制人)内幕交易“远望谷”案,刘晓忠内幕交易“唐山港”案,李铁军内幕交易“益盛药业”案等。

  有些案件内幕信息传递链条长、涉案主体多,证监会在执法中持续加大对内幕信息泄露人追责力度,如吴福利泄露唐山港内幕信息案、王文平泄露江苏索普内幕信息案、冯玉露泄露中科英华内幕信息案、张江泄露“*ST新材”内幕信息案等。

  典型违法案例

  中牧股份徐晗坤内幕交易案

  2018年1月11日,证监会决定对时任大陆资本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上海清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清泉”)法人代表兼执行董事徐晗坤内幕交易中牧股份处以60万元的行政罚款。值得注意的是,徐晗坤此次内幕交易并没有盈利,相反还亏损。

  2015年初,广西扬翔实控人杨某想通过向上市公司出售股权的方式解决回购资金问题。大陆资本的全资子公司康地饲料添加剂(北京)有限公司、康地饲料(天津)有限公司系广西扬翔股东,该股权由上海清泉负责管理。徐晗坤建议对广西扬翔的养猪、饲料板块进行拆分,分别卖给上市公司,杨某便委托徐晗坤帮助寻找合适的上市公司。

  接下来的几个月,徐晗坤全程参与中牧股份收购广西扬翔饲料板块股权事项,对内幕信息的形成和发展进程非常清楚。知悉内幕信息的形成背景、具体内容及进展后,“徐晗坤”证券账户于2015年6月先后两次买入“中牧股份”10.57万股,共计390余万元,7月6日全部清仓卖出,合计亏损176.91万元。

  证监会表示,徐晗坤在知悉内幕信息的情况下,使用本人账户进行内幕交易,虽然交易亏损,但其内幕交易行为,损害了证券市场“三公”原则,扰乱了市场秩序。

  海南瑞泽原总经理内幕交易案

  3年前,海南瑞泽拟停牌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时任海南瑞泽董事、总经理的张艺林知晓内幕信息后,在海南瑞泽停牌前控制他人证券账户买入该股429.56万元。海南瑞泽复牌后,其将持股全部卖出,在扣除交易税费后不仅未能获利,反而亏损16.39万元。

  该案中另一名内幕交易人员吴国彪系海南瑞泽实控人冯活灵的外甥。同样在海南瑞泽停牌前,吴国彪使用他人证券账户累计买入该股405.96万元。海南瑞泽复牌后,吴国彪全部清仓,扣除交易税费盈利123.76万元。

  2017年12月20日,证监会决定对张艺林处以60万元罚款;没收吴国彪违法所得123.76万元,并处以3倍罚款371.27万元。

  山东墨龙内幕交易案

  在业绩预告上大动手脚,并借此实现减持套现,山东墨龙张恩荣和张云三父子的这一出戏在2017年9月21日被按下暂停键。根据证监会最终的处罚决定,山东墨龙存在信披违法行为,被要求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包括张云三、张恩荣在内的相关责任人,均被给予警告处理,并处3万元至30万元的不同金额罚款。另一方面,对于张恩荣和张云三父子的内幕交易行为,实行“没一罚三”,累计处罚金额1.22亿元。

  山东墨龙先后在2015年三季报、2016年三季报上做出年度业绩将实现盈利的预测,此后均被修正,当年净利润由预计盈利转为大幅亏损。值得注意的是,在2016年三季报预告业绩向好之后,山东墨龙副董事长、总经理张云三与上市公司董事长及控股股东张恩荣先后减持山东墨龙股份,且张恩荣此次减持推迟到次年1月17日才披露。在2017年2月2日发布业绩修正公告后,山东墨龙开盘跌停,董事长父子“逃过一劫”。如此精准的减持,实在罕见。

  益盛药业内幕交易案

  在敏感期利用“马甲”账户内幕交易,益盛药业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李铁军 “因小失大”。2017年2月9日晚间,益盛药业公告了李铁军内幕交易细节。

  根据公告,李铁军所知悉的内幕信息,分别涉及益盛药业的重组和年度利润分配。李铁军是增资计划的参与人,是利润分配方案的建议者及执行人,也是第一个涉案人。经查明,益盛药业上市前至证监会调查时,长期存在委托持股情形。受托持股的股东有4位。李铁军实际控制支配这些账户内的资金。2014年1月,李铁军利用控制的其中两个账户,在内幕信息公开前,先后买入“益盛药业”股票,卖出后实际获利约445万元。

  2017年2月3日,证监会对其作出处罚决定:没收李铁军违法所得445万元,并处以3倍罚款,即1334万元。

  “最忙独董”宋常内幕交易案

  2016年初,贵人鸟等4家上市公司相继公告,公司独董宋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7年1月9日,证监会决定对宋常罚款110万元,并限制其市场禁入十年。

  此次被处罚的宋常是名校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注册会计师、国际注册审计师,被媒体封为“最忙独董”。2001年至2003年,陈某在攻读工商管理硕士研究生期间,宋常为其导师,毕业后一直有联系。宋常曾兼任陈某为法定代表人的上海同亿富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经济顾问。

  证监会调查发现,陈某在项目中介业务上有赖于宋常,两人在项目中有过多次合作,其中包括2013年国发股份定增。陈某平日从事项目中介业务,在获取资产转让方或收购方信息后,多次请宋常帮忙介绍对手方,若买卖双方有意向,二人便合作推进并购工作。据查,陈某为国发股份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在该内幕信息公开前,宋常与陈某有2次电话联系。

  宋常控制使用“宋常”、“邢某”、“张某瑶”3个账户,于国发股份停牌前,共计买入该股93.13万股,成交金额716.36万元,复牌后全部卖出,扣除税费后共亏损41.26万元。

  此外,宋常还在担任上市公司独董期间,违规短线交易。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也有几笔操作是以亏损收场。

  339家上市公司涉监管部门处罚

  证券时报·数据宝梳理发现,2017年以来,中国证监会、沪深交易所等各类监管部门做出的与上市公司有关的处罚决定达到1856起,其中处罚主体为公司(公司本身、股东、控参股公司、其他关联方)的395起,处罚主体为个人(主要为公司高管及公司其他关联方、股东等)的1461起,共涉及上市公司339家。

  其中,以公司为主体的监管措施主要为出具警示函、公开批评、公开谴责、公开处罚等,分别有135次、113次、70次和72次,涉及上市公司251家。72起公开处罚累计总金额超过10亿元,处罚金额最多的是浦发银行,为4.6亿元,中信证券、国信证券处罚金额也超过亿元。

  针对个人的1461起处罚决定中有539起涉及罚款事项,总金额超过32亿元,不过多数罚款金额并不大,处罚金额达到60万元以上的处罚有42次。其中,ST匹凸前控制人鲜言处罚金额近29亿元,位居第一。值得注意的是,针对个人的处罚决定中,有1232起都是对上市公司高管的处分,占比超过八成。

  证券时报记者查询这些处罚决定发现,因“未及时公开披露重大信息”违规最为常见,此类事件占比过半。如2017年8月18日,北大医药公告称,因与政泉控股签订《股权代持协议书》后未就该协议及其持股的变动情况及时披露,受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处分。

  此外,“信息披露虚假或严重误导性陈述”、“未依法履行职责”也是导致受罚的重要原因。如2018年1月15日,中安消由于“重大资产重组文件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等原因,相关当事人被“处罚”。

  2018年A股强监管延续

  证监会网站显示,2017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224件,罚没款金额74.79亿元,同比增长74.74%,市场禁入44人,同比增长18.91%,行政处罚决定数量、罚没款金额、市场禁入人数再创历史新高,有力维护了市场“三公”原则,有效保护了投资者合法权益,为资本市场的健康稳定运行提供了强有力保障。

  2018年,监管层对资本市场各类违法违规现象继续保持高压态势。1月份以来,证监系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4件,涉及内幕交易、信息披露违规、市场操纵、短线交易、超比例持股未披露、编造传播虚假信息、证券从业人员违规炒股、私募机构违规经营等问题。

  就在昨日,证监会开出行政处罚历史上最高额的罚单。据证监会稽查执法人员介绍,经查明,厦门北八道集团涉嫌操纵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胜股份等多只次新股,操纵期间累计获利9.45亿元。该案目前已经过调查审理和行政处罚事先告知程序,证监会将对北八道集团作出“没一罚五”的顶格处罚,罚没款总计约55亿元。

  A股退市制度的改革,近期也迈出了一大步。3月9日,沪深证券交易所同时发布《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在规定重大违法退市情形的同时,明确重大违法上市公司不得恢复上市,欺诈发行公司不得申请重新上市。

责任编辑:admin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74)
本文相关推荐